西出阳关

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
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——目录——

目录重做了QAQ。如果有打不开,和我说一声。以前那个因为太多链接没用,我就直接删掉了哦。

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严肃的人,然后我重做了目录,发现……???我怎么会写出这种东西???【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.jpg

——❤账号卡叶系列❤——

【君叶】<岁月横亘>

【君叶】<与君初相识>(上)

【一叶叶】<与君长别离>(上)(中)(下)

——❤零零碎碎的东西❤——

【翔叶】<许多年不曾见你>

【莫叶】<上下铺>

【张叶】<强迫症与鬼的二三事>

【黄叶】<先分手,再结婚>

【乐叶】<今夜有狐来访>

【喻叶】<门当户对>

【喻叶】<虞美人>

【喻叶】<四千金币>

【周叶】<记一场尴尬的相亲>

【周叶】<吃一块牛轧糖>

【周叶】<吃一笼灌汤包>

【周叶】<吃一盏冰淇淋>

【周叶】<吃一只小龙虾>

【周叶】<吃一次老火锅>

【周叶】<吃一碗八宝粥>

【周叶】<吃一条碳烤鱼>

【周叶】<吃一串烤兔腿>

【周叶】<吃一枚白煮蛋>

【周叶】<吃一个炸鸡翅>

【吴叶】<Tiramisu>

【双鬼叶】<死后七天>

【all叶】<吃一朵茉莉花>

【all叶】<狐狸尾巴的妙用>(上)(下)

【all叶】<你要吃薄荷糖吗?>

【all叶】<山鬼谣>(壹)(贰)

——❤乱七八糟的段子❤——

【君叶】<在兴欣的日常>

【君叶】<客场轮回的那些年>

【顾叶】<开挂组的日常>

【韩叶】<嘲讽脸与不要牧师>

【邱叶】<他和他>

【王叶】<魔道学者与战斗法师>

【喻叶】<战术大师的恋爱>

【喻叶】<海底月是天上月>

【江叶】<善解人意>

【平叶】<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>

【伞修】<失业十年的悲惨生活>

【安叶】<裙底风光>

【安叶】<他从未宣之于口>

【周叶】<第一人>

【张叶】<和第一牧师同居的日子>

【北叶】<搞艺术与搞艺术家>

【莫叶】<投喂拾荒者>

【蓝叶】<小蓝和老叶>

【黄叶】<99+双向暗恋>

【卢叶】<最佳选手证>

【吴叶】<我的小队长>

【索叶】<有效治疗>

【翔叶】<讨厌的与喜欢的>

【方叶】<不解风情>

【嘉世叶】<事出反常必有妖>

【高乔叶】<兴欣的良心与微草的未来>

【all叶】<在那黑暗的日子里>

【all叶】<一场白日梦>(上)(下)

【all叶】<荣耀教科书是一本什么样的书>

【all叶】<叶修访谈部分摘录>

【all叶】<电竞记者回忆录>

【all叶】<标题党的胜利>

——❤莫名其妙的系列❤——

【王叶】<大小眼的治疗方式>

【周黄叶】<贵族的烦恼>

【喻叶】<虚伪的吟游诗人>

【乐叶】<失去灵感的画家>

【肖叶】<机械师的心愿>



我……简书被封了。不老歌也翻掉了。



【周叶】<吃一盏冰淇淋>

叶修生日快乐!❀❀❀

有幸遇见你!❀❀❀

一块很单纯的周叶糖√

——目录——,食用愉快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.

叶修的生日在夏天,不那么热的夏天;周泽楷的生日在冬天,不那么冷的冬天。差不多都是适合吃冰激凌的日子。

晚上九点,轮回比赛场馆背后的一条小街道。

叶修领着周泽楷慢吞吞地朝前走,华灯初上,夜幕和昏黄的路灯光落在他们身上。

周泽楷悄悄地回头看了一眼,他们已经走过了喧嚣热闹的场馆,叶修领着他一直走,笔直地走进一条安静的小巷子里去了。从最热闹的地方一路走到最冷清的地方,叶修始终走在他前面给他领路。

“快到了。”叶修回过头说,“小周来过这吗?”

周泽楷很诚实地摇头,他虽然是本地人,也很熟悉轮回场馆,但他根本不知道轮回场馆后边居然还有这条路。

“最里面,有家冰激凌店。”叶修淡淡地说。

“……冰激凌店?”周泽楷有点茫然,他加快脚步,走到了叶修身边,然后微微偏过头去看叶修的侧脸。

叶修哭笑不得地抬头看他:“又不会把你卖了。”

那真的是家冰激凌店,店面极小,瑟缩在街道不起眼的最里面,隔着一道玻璃门散发着暖黄色的光晕。

周泽楷快走了一两步,刚好走在叶修的前面,然后他帮叶修推开了玻璃门。

“谢谢小周。”叶修眨眨眼,毫不客气的接受了周泽楷的服务。

周泽楷有些腼腆地笑起来,跟在叶修的身后也走了进去。

这家小店只有四张双人座,冰橱里各种口味的冰激凌上都插着小小的价格标签。叶修记得这家店的店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叔,可是此刻没有大叔,只有一个年轻的男孩子站在柜台后面,眉目间竟和那个大叔有些相似。

“小周吃什么口味,哥请你?”叶修笑着指了指冰橱。

周泽楷没忘记今天是叶修的生日,于是连连摇头:“我付钱。”

“客气什么?”叶修推他,顺便凑到他耳朵边上吹了口气,“睡都睡过了,那时候可没见你客气。”

02.

最终周泽楷选了两个口味,每样二分之一份。

叶修和他在窗边坐下来。

周泽楷面前的玻璃器皿里装着两个圆圆的半球状的冰激凌,一个紫色,一个浅绿,冒着轻微的白色冷气,上面插着黑色的三角形巧克力,发散着勾人的甜腻腻的奶油香气。

天气已经热起来了,正是适合冰镇甜品的好日子。

“前辈不吃吗?”周泽楷问,他拿小勺子拨弄了一下冰激凌球。

“我抽烟。”叶修眯着眼睛,吐了个烟圈。

“抽烟不好。”周泽楷回答。

叶修一下子笑了:“你和沐橙这点真像,上回她坐在你这个位置上,也和你说一样的话。”

周泽楷愣了一下,他已经知道苏沐橙是叶修带大的,也知道苏沐橙还有一个不在人世的哥哥。

那是他没有参与过的叶修的过去。

叶修很少提起过去,他和周泽楷都更在意当下和未来。

“以前打完比赛,就和沐橙来这边吃冰,上一回还是全明星我当观众那次。”叶修随口说,顺手抓过周泽楷的勺子,戳了一勺子紫色的冰激凌,递到周泽楷嘴边,“香芋味的,上回沐橙点了四个口味,有俩和你一样。”

“还有两个是什么?”周泽楷张嘴吃掉那一勺冰激凌。

“大概草莓和柠檬吧。”叶修想起自家妹妹那个四色冰激凌的颜色,于是随口乱猜。

“前辈等我一下。”周泽楷笑弯了眼睛。他确实很好看,眼睛盛着叶修的剪影,仿佛也盛着万顷灯火。

周泽楷站起来走到柜台那边去了。柜台后的男孩子抬眼看看叶修,点点头又说了句什么。

过了一会,轮回枪王手里拿着一份冰激凌走回来了,上面是两个圆圆的半球状的冰激凌,一个粉色,一个嫩黄,点缀着两片薄荷叶和一块白巧克力。

周泽楷把冰激凌放到叶修面前,附上一个小勺子和一张小纸条:‘以前你请苏沐橙前辈吃,以后我请你吃。’

叶修用小勺子拨拉那片白巧克力,把它翻动了一下,露出上面的字:“Happy Birthday”。

年轻的枪王在叶修对面坐下来,看着叶修拨弄那片白色的巧克力。

“谢谢。”叶修说,舀了一勺子冰激凌到嘴里。

桌子在窗边,隔着一扇玻璃窗,远远地能看到轮回场馆那边的繁华灯火。凉爽的冰激凌在嘴里慢慢化开,叶修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,嫩黄色的那个球不是柠檬的,是黄桃。

这可不太好,他想。

这张桌子太小了,他和周泽楷凑得很近,两盏放了冰激凌球的玻璃盏也凑的很近,看起来像是一对。嫩黄、粉红、浅紫、淡绿的四个颜色,奶油香味充斥在小小的冰激凌店里。

以前和苏沐橙来了这么多次,桌子也是那么小吗?叶修又尝了一口黄桃味的冰激凌,甜腻腻到几乎要冒泡的口味。

“铃铛。”周泽楷极小声的说。

“什么铃铛?”叶修问,不解其意。

没等叶修追问什么,就有铃铛声真的响了。

那个柜台后的男孩子撩起布帘走到店后面去了。铃铛正是挂在布帘上,风中传来的铃铛声清脆悦耳。

周泽楷从椅子上站起来,微微倾身。

叶修笑了笑,又舀了一勺黄桃味的冰激凌在嘴里,就摁着周泽楷的肩膀吻了上去。黄桃味大概真的太腻了些,叶修觉得有些晕晕乎乎的,好在对方一手扶住了他。

黄桃、草莓、薄荷、香芋,一共四个口味。

周泽楷似乎很擅长抓时机,他们最后一次分开的时候,第二次铃铛声正好响起。

——那个男孩子回来了。

叶修和周泽楷坐回自己的位置,低头默默吃着冰激凌。

03.

“草莓和薄荷不错。”叶修点评。

他和周泽楷一人面前只有两个口味的冰激凌球,周泽楷面前是香芋和薄荷,他面前是黄桃和草莓。

但明显叶修四个口味都已经尝过了。

周泽楷赞同地点点头,面不改色地用自己的勺子从叶修那边挖了一勺。黄桃口味两人都觉得太腻,香芋的味道又太寡淡。不过如果分享着吃,似乎会变得好吃些。

上一次和苏沐橙来这里,正好是全明星,冬天,冷的要死。苏沐橙那时候还说冬天冰激凌不会化,可以慢慢吃。

回忆的叶修和苏沐橙相对而坐,一个吃着冰激凌,一个抽着烟,夜晚的时间静悄悄的,从他们中间流淌而过。

但同苏沐橙待在一起的那种温暖又熟悉的感觉,和今天同周泽楷抵足而坐是不一样的。

周泽楷伸手抽了张纸巾,帮叶修擦掉嘴角的奶渍。他向来是个细心的人,对待叶修尤其如此。

“下次我们再来吧。”叶修说,把小勺子搁在玻璃盏边上。

周泽楷点点头,把叶修摁回了座位上,然后把桌上的小纸条塞进叶修手里。

“我付。”周泽楷说,语气不容置疑。

叶修笑笑,也不推辞:“那以后就靠小周了。”

周泽楷拿了自己的钱包去柜台那里结账。叶修坐在位置上摊开刚才已经看过的纸条,上面是周泽楷熟悉的笔迹,显然是借了柜台那里的圆珠笔写的:‘以前你请苏沐橙前辈吃,以后我请你吃’。

这个人,怎么这么可爱啊。

叶修笑着摇摇头,把那张纸条叠起来塞进口袋里。

周泽楷不曾参与过他的过去,但却用这种方式给了叶修一个温暖的生日。

这个人以后还将牵着他的手,从当下一直走到未来。

周泽楷再一次帮叶修推开玻璃门,握住他的手走进夜色里。

“生日快乐,叶修。”


【周叶】<吃一笼灌汤包>

一块很单纯的没有文笔的周叶糖(。

毫无意义,没有逻辑√

可以和以前的小周生贺对照着看√

——目录——,食用愉快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.

叶修的生物钟极其不规律。饿了吃,困了睡。当然,打起游戏,十多个小时不吃不睡也很正常。

他刚搬进周泽楷家里住了没几个礼拜,周泽楷就动过脑筋,想把自己家的网连到附近的大学去,晚上11点钟准时断网,让叶修无可荣耀只能睡觉。

叶修很幸运:这个伟大的断网计划搁浅了。

周泽楷平日要训练,必须准点作息。叶修和他睡同一张床,为了照顾他的作息和8小时睡眠,基本周泽楷睡了他就睡了,周泽楷起了他赖一会儿床也就起了。

可现在,夏休期已经来了。周泽楷难得休息,自然也比平常睡得晚起得晚,叶修更是彻底放飞自我,昨晚玩到凌晨两点钟才睡下。

以至于周泽楷出门跑步,这家伙还睡得不省人事。

叶修向来疏于锻炼,不知运动为何物,根本不可能爬起来陪他晨跑。周泽楷也乐得让他多睡会儿,他出门晨跑顺便带回早餐,热气腾腾的早饭没上桌之前,他是不会喊叶修起床的。

不过叶修似乎很喜欢S市这边的灌汤包。

周泽楷沿着公园小跑,这条路跑完正好从另一边买了灌汤包绕回去。这边有家卖灌汤包子的夫妻店,远近有名。

他出门时没忘记打开电饭煲煮上粥,等一会儿买好灌汤包子,回到家叶修爬起来,粥刚刚好可以喝。

刚出笼的灌汤包子总是很受喜爱的。灌汤包子皮薄、汁多、肉馅丰富,一口下去香气四溢,在不少地方都算是美食。蒸笼掀开的一瞬间,大量的白汽冒出来合着面食特有的香味一起涌出来,争先恐后的勾引着路人。

周泽楷提着买好的包子回到家里,看到叶修正慢吞吞地掀开被子往外爬,头发乱糟糟的,像只慵懒的猫,显然是睡得正迷糊。

“前辈早上好。”周泽楷笑了,走过去在叶修眉间亲了一口。

“小周早,”叶修搂住对方的肩膀,“没大没小的。”他拉着周泽楷的领口,让对方低下头来,在他的额头上也亲了一下。

“礼尚往来。”叶修说。

人就是奇怪的动物,平常开起嘲讽来毫无下限,丝毫不见得脸红,可谈起恋爱了,倒纯情的像个只会牵牵小手的小学生。

周泽楷又揉揉他的头发,才去厨房里盛粥出来。其实他就只会煮白米粥,除了这个什么也不会。

白米粥最简单了。淘米,按比例放好米和水,合上电饭煲,插电,定时,然后到点就可以吃。

02.

叶修洗漱好,坐到桌边。他的位置上已经摆好了一碗粥,边上的两个小碟子里一个放着白煮蛋,去了壳的;另一个放了些蘸料。

面前的灌汤包子边上也放好了筷子,勺子搁在碟子边上。

叶修眨眨眼睛:“小周不用这样吧,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周泽楷学他的样子,也眨眨眼睛:“我来。”

职业选手训练忙碌,多半没什么时间交流感情。周泽楷平日训练会在轮回吃早餐,也顺便带着叶修一起。方明华是结了婚的,所以也会带着太太过来一起吃。

就只剩下轮回其余的单身狗们,缩在最角落的桌子上等着脱单。

叶修用筷子小心翼翼地拎起一个灌汤包子,咬一小口吸干里面的汁,再慢慢啃剩下的包子皮儿馅儿。

周泽楷是真的好看,喝粥好看,拿勺子好看,坐在对面小口小口啃包子也好看。

叶修觉得自己能就着周泽楷多吃好几个灌汤包子。

“小心烫。”周泽楷说。

这家店的灌汤包子尤其汁多,叶修第一次尝到时没防备,被烫了个手忙脚乱,那会儿周泽楷端着蜂蜜水,在边上手足无措地帮叶修拍背,然后叶修就被蜂蜜水呛了个半死。

“嗯。”叶修含糊地应了一声,把没了汁的半个包子囫囵塞进嘴里。汤汁吸干了,哪里还会烫。

轮回食堂也有灌汤包子,不过周泽楷看见叶修被灌汤包子烫到后,每回早饭总是要提示叶修一遍包子里有汤,会烫。

吕泊远有回坐在他们边上吃早饭,瞧见周泽楷帮叶修又递纸巾又关心他烫不烫的,大呼受不了。

受不了这对狗男男互相发射小心心。

这位吕姓选手称,与其坐在他们边上,还不如坐在方明华夫妇边上。

最后吕姓选手被方明华以大白天不需要电灯泡的名义赶出了食堂。

“等下来两盘?”周泽楷有些期待地问,把最后一个灌汤包子夹到叶修的碟子里。

“来打本。”叶修嚼着包子馅儿,继续含糊不清地说,“别PVP了,爱护一下老年人,一起PVE不好吗?”

周泽楷心说你那种在几大公会手底下抢Boss的行为和野外PVP有什么区别,但是他没说出来,只是笑着点点头。

他不像黄少天那样执着于和叶修竞技场,只要是和叶修一起荣耀,竞技场也好,副本也好,抢Boss也好,他都觉得很好。

只是苦了其他公会。

兴欣和轮回一联手,叶修周泽楷这两个前后第一人亲自坐镇,野图Boss哪里还会有什么悬念。

03.

灌汤包子,全国都有的美食,B市和H市实际上都有。

只不过叶修很久没有吃到了。兴欣的早餐倾向于油条稀饭配小菜,很少会买包子,因为除了个包荣兴,并没什么人喜欢啃包子。包荣兴又不喜欢啃有汤的包子。

周泽楷第一次买回灌汤包子,叶修还有些许惊讶。他昨天躺在床上和周泽楷聊天,提到了很想念离家前的灌汤包子。

周泽楷对他的事情一向上心,怕是特意去买了给他改善早餐的。

他们俩的聊天一向是叶修负责说,周泽楷负责听和表示赞同。轮回的队长回话一般都只有个“嗯”或者“啊”或者“哦”,很少有什么丰富形象的句子。

叶修有时也说不上来周泽楷到底听没听别人讲话,轮回队长这个性子,走神了别人也发现不了。

不过看来周泽楷没有放过叶修的鸽子。那天叶修不过随口一说,一带而过。轻飘飘讲了一句有点想吃灌汤包子。随后第二天早饭的餐桌上,就有了周泽楷买回来的灌汤包子。

说不感动那是假的。

能记住每一个情人节纪念日和生日,会送花会送礼物的男孩子固然可爱,值得人喜欢。可是就因为心上人随口一句话,愿意在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里无条件迁就对方的口味,满足对方琐碎的需要和心愿,这样的人才值得托付呀。

屏幕上的神枪手穿着灰扑扑的衣服,不是一枪穿云,只是一张普通的账号卡而已。周泽楷的小号安静地站在地图中央,等着叶修的牧师小号登录荣耀,然后他们一起并肩向前走去,像是现实生活中的他们并肩走在街道上。

“要是荣耀有结婚系统就好了。”叶修随口抱怨。

“嗯。”周泽楷赞同,语气不无遗憾。

“小周。”叶修凑到周泽楷耳边说,呵出的气弄得周泽楷直痒痒,“我们上次做的活动,是不是有烟花送?”

“有,”周泽楷说道,“拿出来放?”

“放。”叶修说,他的牧师号率先走向了一片空地上。

周泽楷翻出烟花,和叶修拿出来的那些一起拼成一个恶俗的心形。

荣耀没有出那些方便情侣们秀恩爱的各种道具,烟花就是烟花,没有什么花俏的图案和套路。这个由叶修和周泽楷拼出来的心形稍稍有些歪歪扭扭的,不过叶修完全不介意。

烟花炸开,升到半空中绽放出橙色和红色的光,引来许多玩家的驻足围观。这种游戏里拼个心形的表白套路许多路人都只有耳闻没有目睹,此刻看见心形的烟花阵不免有些激动。

有些玩家甚至已经在公屏上开始起哄。

叶修和周泽楷的桌子是并列的。

他们的屏幕上是共同的一片火树银花,两个账号卡角色在游戏里的花火中,面对面地站立着。

而现实中的天光透过窗户玻璃均匀地铺在叶修和周泽楷身上。

“小周,第四年纪念日快乐。”叶修轻声说道,“下一年也快乐。”

周泽楷转过头望着他,微微露出一点笑意。

“嗯,下一年快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