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出阳关

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
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
【all叶】<你还要不要吃饭了?>

继续胡扯,没有逻辑的,不要深究

需要写点什么来平复下糟糕的心情(。

很短√

—目录—,食用愉快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.

说到一日三餐这个事情,联盟里这么多职业选手,老老实实每顿都吃的人真的少见。就算是张新杰,极偶尔也会将就。

叶修就是个很好的例子,五顿里面三顿都依靠泡面解决。何况叶修时常熬夜,半夜三更的饿了,泡面吃比较方便。

但是陈果不是这么认为的:“厨房里饭菜都是现成的,炒个饭下个面条你难道不会?就非要吃没营养的泡面?”

叶修无辜地望着她,带着点难以相信:“我半夜起来到厨房炒菜?你们还睡不睡了?”

陈果:“我们又不是睡在厨房里,谁听得到?”

叶修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,难道他半夜饿了,凌晨两三点就跑去厨房打鸡蛋洗菜叶,再切个火腿肠炒饭?这个操作听起来没有什么不对,但有些说不出的奇怪。

因为叶修过去二十多年的人生中,尚且没有见过这种操作。

02.

导致叶修做出这个操作,是在兴欣进入挑战赛之后。

那时候安文逸和罗辑来了战队,跟不上战队水平的安文逸,常常选择半夜加训,叶修埋头整理资料,安文逸在另一边加训,倒也和谐。

有时还带上罗辑。

加训到深夜,叶修会问问他们吃不吃泡面,然后三个人弄点热水来,一人一杯泡面,美滋滋。

后来叶修就觉得这样不行,不是个事儿。

以前嘉世时,叶修吃泡面,却很少让苏沐橙和邱非跟着一起吃泡面。原因无他,第一泡面没营养,第二损伤身体,尤其胃。

安文逸和罗辑,算起来和邱非年纪差不了多少。

再仔细想想,老板娘没说错,厨房里饭菜不都现成的吗?他们兴欣弄起了营养餐,但兴欣战队更像是个大家庭,陈果作为大老板,甚至挽起袖子下厨烧饭切菜。

有一回还亲自杀了鱼,那一礼拜老魏和方锐老实听话,一点没搞事情。弄得老板娘很是欣慰,有点受宠若惊。

03.

    “队长,你真的会做饭吗?”安文逸手里拿着一把洗干净的葱,颇为迟疑,“要不放着,我来吧?”

叶修站在厨房里,挥挥手:“你们看着,我会做啊。”

安文逸看看罗辑,罗辑也看看安文逸,从对方的眼睛里互相读出了害怕的情绪。

好在叶修没弄出什么事故,而是安然无恙地炒了一锅子炒饭,从厨房全身而退。

晚饭时候剩下一盘子青椒虾仁;

冰箱里拿一小把青菜洗洗;

打了两个蛋;

电饭锅里冷饭还有很多;

案板上有些没用完的葱。

有了这些先决条件,做出来的虾仁炒饭卖相很不错,香喷喷的一大锅,勾的人垂涎欲滴。

叶修穿着围裙,手拿锅铲,像个正要喂饱崽子们的家庭主妇。他毫不客气地给崽子们——安文逸和罗辑,一人装了一大碗虾仁炒饭。

04.

凌晨两点烧饭,真的讨人厌。

因为这时候睡着的人要是中途醒过来,往往很饿。

陈果半夜爬起来,闻到香味,到厨房里一看。叶修这厮居然听从了她的意见,不吃泡面,改成炒饭了。

也好也好,陈果安慰自己,虾仁炒饭比泡面有营养的多。

叶修还知道放青菜,不错。

陈果没能抵挡住虾仁炒饭的诱惑,一面觉得罪恶,一面也盛了一点吃。然后魏琛和包子也摸过来了。

包荣兴承包了剩下的半锅子炒饭,吃得干干净净还不忘记吹他老大的手艺。

然后包子总结道:“老大,我以后也要留下加训!”

05.

多点亮一个技能点,也许当下看不出直观的收益,但命运一定会给你以回馈的。

叶修来到苏黎世以后,才晓得会烧饭,能喂饱自己是多么的重要。

苏黎世当地的食物不能说不好吃,但也确实给这些吃惯中餐的人一个下马威。随队厨师严格遵守营养餐标准,顿顿饭菜充斥着性冷淡的风格,健康无比,油水一点没有。

几天吃下来,效果立杆见影。

孙翔原本一到夏天就容易发几个青春痘,如今皮肤白白净净,一点痘不长。

因为没油水。

想长痘也长不了。

06.

叶修不太挑食,近几日也明显吃的少了。

营养餐实在折磨人,清汤寡水不说,动辄放个水煮蛋,纯牛奶,没放糖的燕麦粥,几片吐司往盘子一丢,再切半个牛油果一抹上去,就算大功告成。

你要是嫌弃寡淡,最多给你加勺子蜂蜜。

昨日叶修在酒店门口的便利店又碰见周泽楷,对方一脸无辜,叼着个小圆面包,手里握着矿泉水。

叶修想到周泽楷中午一口没动的营养餐,又好气又心疼。

其他人似乎还能适应,周泽楷却是一点都不好打发。他宁可面包+水,也不愿意吃营养餐……

领队的好处就是有个套间,里面像个小小的单身公寓。

周泽楷正安静的端着饭碗,坐在叶修房间的椅子上。饭还没好,叶修先舀了碗排骨冬瓜汤递给他喝着。

“今天的小圆面包没收了。”叶修告诉周泽楷。

07.

方锐来找叶修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。

周泽楷坐在椅子上,像个小兔子似的,乖巧的捧着饭碗,嘴里还叼着一只虾。

方锐进来,周泽楷抬头看他,还不忘继续嚼嚼嚼,理所当然的好像自己才是这房间的主人。

方锐痛心疾首:“老叶啊!周泽楷是轮回的,我才是兴欣的,是你亲爱的队友哇!”

叶修嫌弃道:“你说什么呢?小周现在也是队友了。”

话虽然这么说,叶修却也给方锐添了双碗筷。

08.

叶修会做饭。

这消息瞒不住的,很快整个国家队都知道叶修会做饭。

大家都想摆脱营养餐,哪怕一顿也好。

方锐很仔细地考虑了,对叶修讲:“老叶啊!我觉得,要不我每晚留下来加训吧?”

叶修:???

苏沐橙幽幽地补了一句:“我也留下加训。”

黄少天道:“为什么要加训?”

方锐好心告诉他:“兴欣的传统,留下加训的人,老叶负责做宵夜吃。”

“晚上吃宵夜不健康,”张新杰说,“不过留下加训,一般加训几个小时?”

叶修不能相信:“你们加训,不为了提高水平,就为了吃饭?职业选手的操守呢?”

09.

操守?不存在的。与这个相比,吃饭可重要多了。

有了兴欣成员的带头,几乎全队都留下来额外加训。

说好了加训,其实也不太晚,就把原本晚饭后的自由活动时间改成训练时间而已,差不多十点钟训练完。

喻文州比较喜欢清炖的菜系,黄少天喜欢凉菜,周泽楷喜甜,孙翔挺能吃辣,苏沐橙热衷粉丝和山药……

直到世邀赛结束,叶修除了对国外选手的资料了如指掌,没能记住任何一个外国选手的名字。

但他能背出本国选手的喜好菜色,像报菜名那样,一报一大串。

10.

后来冠军是拿了,可惜叶修是领队,最后也没轮到机会上场。总有些人故意找事情,看不到别人背后的努力。

——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质疑叶修作为领队,却不关心队员。

叶修朝他点点头:“你之前是采访微草的记者吧?”

叶领队毫不犹豫,张口就说:“不要放糖,少点花生米,最好不要海带不要豆芽不要土豆不要蘑菇不要苕皮……你们王队要求挺多的哈?”

王杰希:???

“下一个提问的那个呼啸的?你们队长不吃西兰花不吃花菜不吃芹菜,严重挑食。”

唐昊:???

“再下一个,哦,蓝雨的啊?喻文州大晚上的喜欢喝粥,把粥里面他不吃的红枣桂圆百合挑出来时,动作可快了……”

喻文州:……

11.

叶修:“下一个。”

叶修:“……没有问题要散会了啊?”

叶修:“没人提问了?”

叶修:“……真的不提问?我还有霸图的想说呢,张新杰大晚上的吃宵夜,可乐鸡翅,煎小黄鱼……”

张新杰从背后一把捂住叶修的嘴:“现在,散会。”


刷着喜欢的tag,刷着刷着,就刷出不属于这个tag的文,就好像一碗汤里有只苍蝇。

汝之蜜糖,彼之砒霜。这个道理都不懂吗?

感觉一天的好心情都没有了。

完全不明白男男cp。作者把自己硬塞进去是个什么心态。

乙女向我没任何意见,但你打着别人cp的tag,你想当夹心饼干还是怎么着?要不要我帮你盖上层奶油?你要原味的还是草莓味的?啊?再来点抹茶粉好不好哇?

好气啊!!!


【all叶】<你们和平相处会死吗?>

君叶+一叶叶

按照惯例随口胡扯……

我发现你们好像很喜欢看我胡说八道(。

前几天被人放鸽子,今天又被人放鸽子…

加起来能煮个鸽子汤分给大家喝T^T

—目录—,食用愉快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.

君莫笑是真的讨厌一叶之秋,

同理,一叶之秋也是真的讨厌君莫笑。

每次他们俩一互相怼起来,

叶修就夹在中间,左右都为难。

左边的一叶之秋抓住叶修的领子,

右边的君莫笑就拽住叶修的袖子。

那架势不像是他们俩互相之间有仇,

倒像他俩都和叶修的外套有仇。

02.

说起来,这件外套也真的多灾多难。

每次叶修到钟点不睡觉不吃午饭,

光顾着在荣耀里抢boss混进公会当卧底。

一叶之秋就提着他的后领,

一句招呼也不打,直接把叶修从电脑前拎走。

叶修向兴欣的其他成员抱怨这件事,

陈果颇有些忧心忡忡地说道:

“你这外套质量过关吗?”

唐柔道:“人多时衣服撕破很丢脸的。”

叶修目瞪口呆:“你们觉得衣服撕破很丢脸?

难道我一大老爷们被人拎着不丢脸吗?”

03.

陈果完全不认为叶修讲的有道理,

一叶之秋拎着叶修很正常啊!!!

在兴欣的选手们眼里,这样做很有效率。

他们喊叶修休息,喊叶修吃饭,

叶修一边说‘来了’,一边完全不动。

但一叶之秋去喊就不一样,

斗神大人一言不发,直接上手拎。

君莫笑经常和叶修一起熬夜疯玩,

所以他也会被一叶之秋拎后领。

但斗神大人拎完叶修后会好好放在沙发上,

拎完君莫笑后便随手扔在地上。

04.

时间长了大家仔细一咂摸,

也觉得这不算个事儿。

叶修好歹是个荣耀大神,兴欣的前队长。

总被抓住衣领像小鸡似的拎来拎去,

这也太没有威信可言了。

一叶之秋便道:“那我不拎了。”

斗神大人说话算话,果真不拎了。

当天下午叶修在一楼和玩家们友好交流,

到饭点了,一叶之秋下去喊他吃饭,

走到叶修身后,一把抱起转身就走。

05.

君莫笑不扯到叶修尚且安分,

一旦扯到叶修便称得上暴脾气,

不知和一叶之秋明里暗里干了多少次架。

叶修常常告诉君莫笑,不要搞事情,

好好学习下风梳烟沐和沐雨橙风。

君莫笑一面扒饭,一面随口答应,

暗地里一脚踹向一叶之秋。

一叶之秋不吭声,立即一脚踹了回去。

——然后他们打起来了。

叶修:……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06.

其实风梳烟沐和沐雨橙风也会不和,

女孩子们偶尔有点小摩擦很正常。

风梳烟沐一生气就往外跑,

苏沐橙少不得追出去安慰她。

如此安慰了几回,君莫笑弄懂了套路。

某天和一叶之秋争吵完,君莫笑就跑了。

叶修一着急,连忙要去追他回来。

一叶之秋把叶修摁回去睡觉,

顺手锁了门:“最好永远别回来。”

07.

君莫笑跑出去等了又等,

不见得有人追出来找他。

只好灰溜溜地自己回兴欣去,

结果就发现一叶之秋竟然把门锁上了。

君莫笑敲了半天,门才慢慢地打开,

一叶之秋正朝他冷笑:“不是不回来么?”

君莫笑‘呸’了一声:“回来弄死你。”

叶修伸出双手,分别抓住却邪和千机伞的柄,

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都滚回去睡觉。”

08.

孙翔同志近来日子比较苦逼。

他原先越云的那张账号卡不理他,

一叶之秋瞧见他又不耐烦得很,

唯有个君莫笑每次见到他都笑嘻嘻的。

“你笑啥,脸抽筋了?”孙翔没好气。

“你马上要和一叶之秋卷铺盖滚了吧?”

君莫笑满脸笑容,春风拂柳:

“一路顺风,千万别回来。”

09.

生灵灭和肖时钦关系很一般。

肖时钦在嘉世时,

生灵灭不愿同嘉世卡一起呆着,

就总是来兴欣这边串门。

每次他来,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就争吵,

中心思想是谁去招待生灵灭,

谁都不想去,所以死命互相推诿。

闹到最后叶修只得亲自出马,

这下他们突然争着要去了,

弄得生灵灭受宠若惊,以为自己很受欢迎。

10.

君莫笑确实擅长搞事情,

但次次都被一叶之秋暴力镇压了下来,

后来一叶之秋走了,没人镇场子。

君莫笑在兴欣的日子就差上房揭瓦。

叶修用陈果手机打电话给孙翔,

说是让一叶之秋接电话。

他的语气三分沉痛三分悔不当初:

“一叶之秋啊,君莫笑要上天了。”

一叶之秋回答:“等世邀赛碰见,我来打他一顿。”

【陈果到现在也不知道,

为什么叶修不带君莫笑去世邀赛……



【all叶】<你今晚睡哪里呀?>

一个毫无逻辑的顺口胡编的脑洞,

关于苏黎世实力互相坑的日常√

本来想出去吃晚饭,

走到楼下冻得半死,又走回去穿衣服……

—目录—,食用愉快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.

世邀赛的队伍由队长和队员组成,

这是一般的情况,但有时会有例外。

比如叶修也是国家队成员,但他担任领队。

刚开始大家没觉得不对劲,

直到他们抵达苏黎世以后,

才发现别人队伍里大多没设置领队职位。

现在好了,队员加上队长一共13人,

人家就给登记的13间房间,

多一间都没有。

02.

“要么我和工作人员一间?”叶修说。

“工作人员本来就是两人一间。”

喻文州的微笑中透露着尴尬。

“而且工作人员是双数,没有空床位。”

张新杰推了推眼镜。

“其他酒店应该早被观众预定光了。”

肖时钦拿着手机说道。

——曾经叶修拥有选择的机会,但他没珍惜。

苏黎世和B市,他选择在B市集训,

现在轮到落选的苏黎世给他一个教训。

03.

“我可以和秀秀挤挤,空一间出来。”

苏沐橙讲,掐着手指算房间数量。

“这么多男生,让女生挤房间出来?”

孙翔极不赞同的提出反对。

“那小伙子你这么有绅士风度,

要不我俩一间?”叶修乐了。

孙翔当真仔细想了:“……也可以的。”

“床只有一张。”周泽楷提示他。

孙翔一下子涨红了脸,讲不出话来。

“我睡相好。”周泽楷不紧不慢地继续说,

朝叶修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。

04.

豪华单人床的意思就是,

一个人睡过于浪费空间,两个人睡挨挨挤挤。

周泽楷再三保证:“我睡相好。”

叶修只好连连点头。

于是当晚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。

叶领队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睡相好。

周泽楷像个树袋熊似的抱着他,

一手横过他胸口搂住肩膀,

另一条长腿直接架在他身上。

周泽楷就这样搂搂抱抱,单方面安睡到天亮。

05.

第二天一早,叶修顶着两个黑眼圈儿,

一步三晃地走出周泽楷的房门。

随后周泽楷也出来了,满脸神清气爽,

腼腆地朝吃瓜群众们露出标志性的笑容。

“老叶啊!”方锐难以置信地看他们,

“周泽楷对你做了什么?!”

“没什么,”叶修望着周泽楷,欲言又止,

“他睡相真的好。”

06.

大约是叶领队今天一早实在精神萎靡。

唐昊端了两杯咖啡,

经过叶修时,放了杯在他手边。

“谢谢啊。”叶修毫不客气,端起来就喝。

“那……我的咖啡呢?”孙翔迟疑着。

“要喝自己下楼买。”唐昊不耐烦。

孙翔很震惊:“你下楼前不是说帮我带?”

“你幻听。”唐昊冷笑。

07.

“像熊猫。”楚云秀指着叶修的黑眼圈说,

趁机拿走了贩卖机里最后一个打火机,

叶修摇摇头:“周泽楷才像熊猫。”

吸烟区人少,楚云秀也乐得自在,

点了支烟就问:“那你像什么?”

叶修捂着黑眼圈:“……像竹子。”

楚云秀笑的咳嗽,连忙摁灭了烟。

“不和你耍嘴皮子。”她站起来要走。

“别走!”叶修大叫,“至少留下打火机!”

08.

吃中饭时,叶修很想和张佳乐套近乎。

因为他受不了‘睡相好’的周泽楷,

想要换个睡相一般的人收留他一晚。

张佳乐当时在用吸管喝柳橙汁,

闻言,颇为矜持地叼着吸管点点头,

算是同意和他一起睡觉。

叶修心情大好,给张佳乐夹了好几块排骨。

邻桌的张新杰吃完最后一口饭菜,

喝掉汤又擦擦嘴,

轻飘飘丢下一句:“张佳乐睡觉磨牙。”

09.

张新杰有时会泡一种较苦的花果茶,

90℃的水温,再加两块黄糖调和苦味。

这天晚饭后,张新杰惯例泡茶,

一回头却发现桌上两块黄糖不见了。

张佳乐坐在桌子上,两条腿晃悠悠的,

正在咔擦咔擦地嚼着他的两块黄糖。

“我磨牙。”张佳乐很快活地笑起来,

他跳下桌子,哼着小曲就走了。

留张新杰一个人端着杯无糖花果茶。

10.

随队翻译的烟瘾也极大,

他一来苏黎世,先给叶领队孝敬了香烟。

一来二去的,很快就和叶领队混熟了。

某天叶领队愁眉苦脸地说起房间来。

随队翻译一拍脑袋:“不对啊!”

“领队名额已经加在工作人员里了,

单独有订个单人套间的,你一直没去住吗?”

叶修听得发愣。

随队翻译更奇怪了:“那你住哪去了?”